您的位置:主頁 > 日志 > 傷心日志 >

白水經年,落花從流

若往事真如那輕煙,一朝散去,可為何在春花秋月的輪回中,漂不白記憶深處那郁澀的心痕;

若歲月真如那流水,,浪淘沙盡,可為何在時空煙雨的洗禮下,沉淀后的只是漸漸蒼老的憔悴。

——題記

文/明月

簫吟別歌,一襲風塵;掬一捧凝噎之淚,擷幾片斷魂落花,行走在歲月的兩岸。拂風搖擺的詩篇里,經年銘心的畫面,似薄霧,如輕煙一般迷離于眼前,那些來自涼薄的傾訴,既漸遠風月,又悵然于心田,意幽含煙,久久徘徊…

所謂伊人,陌上初遇;也曾想不為紅塵所困,不被世俗所擾,與洞簫為伴,絲竹為盟,淡看風聚云散,醉舞秋水長天,沐月聽雨染瀟湘,筆歌墨舞踏天涯。可誰曾想,你泠歌淺吟的瓷青衣襟,便似那姍姍遲綻于云山湖水的一葉清荷,凌波水湄,出塵般映鏡與我清恬的未央華年。

煙波浩渺,南國邂逅;曾以為,于紫陌纖塵相遇,只為闡釋因果里的緣,而關于你我的執念,也畢竟在靜默的時空中被月光和順的淹沒,而你也最終成為我生命中無聲隕落的一朵…

驀然回想,蒹葭曲盡;然,白水經年,往事如煙,你語下的《上邪闕》也早已鏡花水月,滄海桑田,月字回圓,你我已陌路兩茫。月映琴樓空弦癡,酒醉燈殘只影殤;蘭舟逝遠,而你也早已從水中央宛然隱去…

不悔夢碎,只恨太匆;曾想,你會與我靜看云舒,風雨同程,曉看落英繽紛,暮賞夕陽殘紅。你說情系三生,花海回眸淺笑只為君,我說墨上刻緣,縱酒揮毫相依老流年;再回眸,落花如夢,早赴東流,醉語柔情剩幾許,叩問情以何堪?如今水萍風絮,花落冷雨,斯人獨憔悴,不悔夢碎,只恨太匆、太匆…

月湖花岸,落紅無處;經年往事盡如白水流逝,站在回憶的邊緣,守著默然的那段情,默然的望著你,若有若無的你,若有若無的默然…我依然頑固的在月下聽著那年過往我們身邊故事的吟嘯,此起彼伏的回音低微如夜色的呻吟,我寧愿在此刻老去,也不愿在回憶里,為了塵緣在你的容顏面前永遠逗留。

凄目遠山,一方蒼茫;著水為衫兮,唯披清寒,堪映我一冷成霜,心事雨漲,誰話這凄涼…一箋情亂寂廖詞,難書盡涼風伴孤水,待花夢落盡,紅淚偷垂。夢里不知身是客,西窗剪燭漸行遠;離恨容易相見難,余我酒暖空牽念;那年恨雁過,無言輕離別,若得來生,期許我,仍記得一聲娘子與醉…

說很微信號(谷普下載):duanwenxuewang,鼠標移到這里,一鍵關注。

贊頌金額:隨機金額

提示

    << 返回首頁購買  更多 >>
    標簽:落花  經年  白水  百度搜索
    評論列表(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    上海快三综合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