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頁 > 心情 > 心情隨筆 >

在昨天的我們

經過小學校園的鐵柵欄時,我駐足遠望里面的教室和球場,靠近圍墻的菊花已經尋不到蹤跡,腦海中卻仍記得和小朋友們沿著花壇追逐的樣子,還有躲著老師偷偷摘下菊花藏進抽屜的樣子,一群小小的、天真的、快樂的瘋丫頭嘰嘰喳喳的樣子。

二十年前的我九歲,上四年級,應該有一米三幾,坐在靠窗的第五排。正在為古詩宋詞苦惱,音樂課也是硬著頭皮濫竽充數,體育課最怕跑步,唯一的優勢是扔實心球可以砸中男生及格線,在女生里算厲害了。現在,不用背古詩宋詞,沒有音樂課卻喜愛躲在KTV里鬼哭狼嚎,經常為趕班車和光陰爭分奪秒,卻再也沒有扔實心球的用武之地。這樣想想,二十年真的很久,久到改變了很多過去。

二十年前的我還是個毛丫頭,現在的我已經牽著兒子在溜達,他在唱世上只有媽媽好,,唱世上只有爸爸好,接著唱世上只有爺爺好,他已經學會改歌詞了,兩歲多的孩子比那時的我優秀太多。所以總不忍責怪他,會比遷就自己還要包容他,因為他已經學會了很多,真的沒必要太過于苛刻。這樣想想,二十年真的很久,久到當年的毛丫頭已經開始學著做一位慈祥的媽媽

二十年前的我不知道未來是什么樣子,總認為長大只是個遙遙無期的盼望,總愿望假期可以無限的延長,這樣作業就可以拖到明天再想。那時,我們還小,不足以談以后,即使放了學大家也還會在家門口碰見,我們笑著說長大后要一起嫁到遠遠的隔壁村,這樣回娘家的路上還可以玩捉迷藏。我們坐在荷塘邊的石板上,幾只腳丫在水里攪和出漣漪,水波向遠處延伸出視線。這樣想想,二十年真的很久,久到我們出了小圈圈又進了大圈圈,再刻意經過熟識的路口也無法碰見。

站在二十年前的校門口,一切仿如昨日,我提著書包朝你們招手,你們笑瞇瞇的從遠處飛奔而來,然后一起手拉手走向教室,一路歡聲笑語。只是這次,站了很久,等了很久,你們沒來是遲到了嗎?

版權作品,未經《說很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說很微信號(谷普下載):duanwenxuewang,鼠標移到這里,一鍵關注。

贊頌金額:隨機金額

提示

    << 返回首頁購買  更多 >>
    標簽:我們  昨天  百度搜索
    評論列表(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    上海快三综合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