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頁 > 心情 > 心情隨筆 >

那個泛黃的冬日

有些人,無論多少次想要去記住,可是,始終記不住。含混的記憶,像一道光影一般存在于腦海里,無從搜尋。從不明確。同學說,那只是我從未真正的想要記住一個人罷了。同學說的也不全無道理,,我是一個懶散的人,不太會記住別人;因為,一旦認真記住了就難以從記憶中抹去。有時候就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記得在2014年的冬天,在擁擠的廣場里看見一個女人,現在還清晰地記得她的面容,她的坐姿,他的挎包,還有他的眼神。她與都市里的燈紅酒綠格格不入。這一切就像事先布置好的一樣,全都印在了我的腦海里。風中她紛亂的發絲,暗沉的素顏,一身素色的裝扮,暗淡無光的眼神,翹著二郎腿在石凳上旁若無人的坐著。不知在等人,還是在休息。她是外來的,因該不是這個都市的產物。沒有這個都市女人的濃妝艷抹,沒有妖嬈的身段,沒有撩人的身姿。或許,在這個大都市里,這樣的女人有千千萬萬個,不稀奇。可是,就在那幾秒的光陰里,我不知為何就這樣記住了這樣的一個女人的形象。

如果問我,最喜愛都市里的什么地方。我可能會毫不猶豫的說出:天橋。它有一個很美的名字。每當站在最高點,總認為那一刻才是無比的自由。自由的接近奢侈。每一次都故意放慢腳步,用每一分每一秒去感受,不愿受外界影響。

第一次見到天橋上那個清瘦的男孩。那一次是我真正的去思考天橋它真正存在的意義。從黃昏開始,天橋上就有許多的小販,販賣著各色的小東西。遠處的角落里,坐著一個清瘦的男孩,仔細一看卻像是躲在人群之中。他沒有像其他的小商販擺著許多的小商品,也沒有吆喝著。他埋著頭,手里拿著一支普通的圓珠筆不停地在一張八開白紙上畫畫。畫著一棵枯逝世的大樹,接近虛無的陽光,還有許多紛亂的線條。畫面蕭條而又孤寂。他腳邊立著一塊小小的牌子,寫著“兩元一張”。無人問津,甚至沒有人會去在意。不記得他的衣著,不記得他的發型,甚至,不記得他的筆的顏色。唯獨記得風中那個賣畫的男孩。那個冬日里,在擁擠的天橋上,我用了三分鐘記住了一個陌生的男孩。我不知道年齡相仿的我們,他還會像我一樣有回到學校的時機嗎?還是持續這樣的生活?又或者回到家人的懷抱里?未來,對大多數仁攀來說都是未知的。我也不想猜測他賣畫的最初緣由,那樣對誰來說都是不公道的。

記住了一些陌生人,記住那些陌生神采。全都留在那個冬日的記憶中,有些泛黃。

版權作品,未經《說很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說很微信號(谷普下載):duanwenxuewang,鼠標移到這里,一鍵關注。

贊頌金額:隨機金額

提示

    << 返回首頁購買  更多 >>
    標簽:黃的  那個  冬日  百度搜索
    評論列表(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    上海快三综合图